人类的悲喜一模一样

"这样真好,就像我们主动和世界交手,塑造了自己的模样。"

Posted by 小镇青年 on November 22, 2018

这样真好,就像我们主动和世界交手,塑造了自己的模样。

人类的悲喜一模一样

作者 / 苏更生

转载自 ONE【一个】

诺顿,你好呀。冬天已经真的来了,阳光变得软弱,有气无力地照在身上,可是只要加紧脚步,多走上一段路,也不觉得多冷。此刻我住的城市里,树木都已纷纷落叶,这里又要成为一座灰暗的城市,灰色的街道、灰色的天空、灰色的建筑和穿着灰色大衣的人群。

最近我变得很忙碌,总是在深夜的时候独自看书或者看电影,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家里走来走去,偶尔也坐在书桌前,让自己脑子活跃起来,开始写上几段故事。偶尔清晨出门,气温还在零下,口中呼出白气,我跳上出租车,等待到达目的地。我总是把生活分割成小块的时间,做做这个,做做那个,用不同的事填满不同的时段,诺顿先生,我又忙碌起来了,不是在时间里空转,而是变得有力。

一年中似乎只有少数的日子,我才可以变得如此有活力,自觉精神饱满,可以应对所有琐事,打开日程表,看看待办事项,沉下心来,一件件去做,时间过得很快,待办事项上开始画满叉叉,内心也觉得很充实。

虽然我睡得很少,却不萎靡,人还是应该工作,我对自己说。即便不是每日上班打卡,也要找到事情来做。特别是在冬天,无所事事会让人变得沉闷,我努力让自己忙起来,这样我便无需处理自己的情绪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跟你说,我在照顾自己,应付各种各样的情绪起伏,好的,坏的,花很多时间分辨自己的心路,然后安抚好自己。诺顿先生,可能我已经在自己的照料下,找到了和自己相处的方式。此刻我要走出去,让自己忙起来,我觉得这也很好。

我记得有人说,去工作,去生活,去结结实实地感受每个付出劳动等待收获的日子,长久的空闲只会让人堕落。以前我不知道他这么说是对是错,对于我这种不爱动弹的旅行者,在脑袋里旅行才是我最喜欢的事,可是现在,我决定让自己动起来,混入人群里,随着冷空气,从一个地方到另外的地方。

我以前总是很担心,几乎胆颤心惊地注视着自己的内心,尽力让自己保持稳定。诺顿先生,不知道你明不明白,人的心脏里有大海,一点波澜或许会让狂风卷起,引发海啸,我每日过得不算轻松。可是此刻,我已经和自己相处得有些累了,我想去认识别人,认识世界,认识你,想和每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交谈,知道他们的故事,敞开自己的头脑,不带任何偏见,走进他人的世界。

我知道这很难,几乎不太可能。我们每个人所能感受到的,几乎都是已知的东西。我们所得到的感动,都来自已有的经验。于是接受像神迹,像是拼尽力气才能得到的东西。可是,我们必须把脚伸入别人的鞋子里,才知道他们在走什么样的路。

有人说,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,不,我并不这样以为。人类的悲喜几乎没有区别,只是经历不同而已,人只是不愿意理解他人的痛苦,因为经历如此独特,所以痛苦变得独一无二。诺顿先生,这也是一种傲慢,人生在世,生离死别,无非如此,说起来残忍,但是每个人几乎都要面对,人人都只有一种结局,却有无数的经历,因为独特让我们以为自身和他人有所不同,其实呢,都是一样的。

偶尔我会劝慰自己,对自我冷漠些,对他人多理解,只有心中存在别人,人才可能真正地认识自己,认识世界。人生百年,万个日夜,偶尔我会不舍得让时间花在日常的生活里,可是这也是傲慢,诺顿先生,我们如此平凡,为什么又如此不甘?

还好冬天来了,我又开始重新看起了一些旧书和老电影,它们重新在我的头脑里相逢,就像老朋友又有了新话题,我随着它们一起傻笑,又一同流泪。这时我真的觉得自己活着,像个真实的人,不再是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躯体,完全赤裸地接近旧日的相识,再获得新的体会。

人类多么有意思,记忆又如此地擅长欺骗,我们在头脑中构建的偏见几乎可以填满整个宇宙。诺顿先生,还好冬天来了,我们又可以再次地坐下来,回看,回望,旧日的时光。有些事,真的如同尘埃,业已落定,可是未来依然很长,这让我觉得快乐,单纯为还活着而快乐。这是我很少体会到的快乐,我不是自己选择来到这个世界,总觉在被动接受一切,但是回望就不一样,我主动坐下来,在记忆里筛选自己的过往,我打捞起某部分的伤心和某部分的愉悦,它们又成了我的一部分,真正构建自我的一部分。

我把傲慢赶得再远一点,让自己更加谦虚,诺顿先生,在打捞的回忆里,我们主动选择了做什么样的人,也决定了我们即将成为什么样的人,这样真好,就像我们主动和世界交手,塑造了自己的模样。

诺顿先生,我想在冬天,你也会这样。

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

苏更生

责任编辑:金子棋